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帮乡下女工破处
帮乡下女工破处

帮乡下女工破处

第二天早上,我开门不久,胡丽就悄悄的带着她的男朋友走了。中午下班后,胡丽回来的时候,我叫住了她,一本正经的对她说“胡丽,老板叫你下午去他办公室去一趟,”她问什么事啊?我故意装做很同情她的样子说:“不知到是谁报告老板说你晚上带男人在宿舍卖淫,老板很生气,他叫我来证实一下,如果是真的,可能要开除你,你对我一向都不错,所以我就先透露一点给你,下午老板还等我的回话呢”。果然,胡丽一听就急了,因为厂里管理很严,待遇也高,一般工人都不愿离开,何况胡丽是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工作也不好找,是托了关系才进厂的,如果现在被开除了,她都不知到怎么办,上个月胡丽已经升了领班,工资差不多有两千块,一听说要开除,她已六神无主了:“总管,你一定要帮我啊,我怎么会卖淫呢,是谁在乱讲,”我故意严肃的说:“你晚上带男人回宿舍是有人亲眼看见的,我也看见了,但有没有卖淫,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男女晚上在一起谁都知道会干什么,你这次是麻烦了,我都不知到怎么去回答老板呢”。胡丽急的都快哭了,她抓住我手哀求到“你一定要帮我说清楚啊,我没有卖淫真的”。我说那你怎么证明你是清白的呢?胡丽涨红了脸小声说“人家还是处女,”我暗暗好笑,“你说你是处女,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见,我可不能对老板说谎话,”。胡丽急了,慌不择口“不信你可以检查”,说完脸更红了。我故意说“这到是一个证明的办法,如果你真是处女,那人家一定是乱说的,不过,我来检查可能不太好吧,不如你让老板去检查,怎么样?”胡丽急忙说那怎么可以,算了,我们这么熟,还是你检查吧。我故意为难的说“既然这样,我就帮你检查一下吧,谁叫我们是朋友呢,那么开始吧”。我把门关好,窗帘也放下,心里高兴的要命,这傻妞,我可拣到便宜了。
  胡丽站在那里半天也没有动,好象在想什么,我怕她变卦就说如果你觉的不妥就不要勉强,我也不想多管闲事。她连忙说“不,不,我相信你,只是我觉的很难堪,我从来都没有在外人面前给人看过身体,你来帮我证明吧”。她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红着脸,有点颤抖的手终于开始解自己的裤扣了。我装做毫不在呼的样子故意不看她,心里已经急的要命了“快点,快点,要得手了,哈哈。”
  终于,她解开了裤子,咬着嘴唇脱了下来,里面是一条雪白的三角裤,她犹豫着又把她脱到了漆盖,然后坐在我的床边说:“你过来看吧,”我走到她身边,她把头扭过去,眼里好象有泪光在闪烁,这时,我忽然觉的她很可怜,我真想放弃这残忍的戏弄,可是,昨晚的那一幕又出现在我脑海里,哼,你会装,晚上和男人那淫荡的样子我可是亲眼看见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盯着她裸露的下体,把头凑近她的两腿间,我感觉到一股体热冲出来,可能是刚下班没有洗澡,她的身体有一种汗骚味,?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分开她的两腿,把她的阴部充分的暴露出来,我看见胡丽紧闭着双眼,泪水从眼角流到了我的床单上,好吧,我可不客气了。我用手指撑开她的阴唇,仔细研究那些褶叠的粉红的肉,里面的确没有什么明显的洞口,反正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大方的看女人的阴道,说老实话,我什么也不懂,哪里是尿道,哪里是阴核,处女膜是什么样的,我根本不知到,反正就是乱摸,不过,刚才我觉得她的阴道很干燥,怎么现在越来越湿,有好多水出来,我想把手指插进去,可是胡丽却突然夹紧了两腿,她一下坐了起来,红着脸问我好了没有,我说我没看清,她说,你真笨,我只好老实说我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这里,她就说你快点,又躺了下去,并用我的枕巾盖住了脸。我有点冒汗了,怎么办,处女膜是什么样的呢?我忽然想起黄色小说里男女第一次干那事时如果出血那就一定是处女了,我看见胡丽蒙住了头,看不见我的动作,于是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我的鸡巴早已经硬的象一条铁棍,我拿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上沾了点淫水,分开她的两片肉唇,一下顶了进去,胡丽嗷的一声惨叫,人象弹簧一样蹦了起来。我顺式抱紧她的身体,一插到底,胡丽象疯了一样想把我推开,我正觉的下面象是顶破了什么东西,一股温热包围了我的鸡巴,那种感觉从没有过,我不顾一切抱紧她不原放开。胡丽开始哭叫,“你在干什么啊,你可毁了我啊,”她的手在我的背上抓扰着,我忍着痛本能地在下面抽动着,终于,一股急流汹涌而出,我知道我射精了。我喘这气放开了她,她掩面大哭。一会,我缓过劲来了,我看见我的鸡巴口还在滴着剩余的精液,鸡巴根部有一圈鲜血,胡丽的大腿上也有一片血迹,她的私处开始流出掺着血丝的精水,看来,胡丽真的是处女啊,我拿起她那条雪白的内裤,为她擦拭阴部,她抽泣着任我给她穿上长库,她的内裤已经沾满了血迹和精液,不能穿了,我就把她放在了我的床底下。我不知到怎么安慰她,默默的陪她坐了很久,她才不哭了,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才能证明你是处女,现在我知道了你真的是处女,我会负责的,你相信我,下午我去老板那里给你说清楚,好吗?胡丽坐了很久,什么也不说,终于她站了起来,红肿着眼睛对我说“我恨你”。她冲出了我的房间。





  过了一个礼拜,胡丽辞职悄悄的离开了公司,没有人知道她去了那里,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从此,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她留给我的只是一条留有血迹的内裤和一段深深的回忆……